betway手机首页·加入收藏·设为首页·繁体中文
注册 | 登录

新世纪的角色与任务挑战着中国艺术家

导读:以住的传统,它们是经历了人类几百年、几千年实践反复认识、批判和检验过的东西,尽管这一过程还将继续下去,但它们必竟是相对精练和可靠的东西。而“现代艺术”这个上世纪刚给我们留下来的新鲜遗产,因为它离我们还太近,太热和显得太庞大,人们还没有来得及对它进行全面充分的审视,它还是一个较浑沌的、良莠混杂的事物。因此,对西方现代艺术和我们自身的情况做出冷静科学的分析,以确定我们在新世纪的地位与方针,这无疑是今天中国艺术家思考的首要课题。

  我们今天对于现代艺术的否定,指的就是否定它对于传统美学的无视、牺牲、践踏与反叛,重新将被现代主义抛弃百年的古典美学写上我们的旗帜,并赋予它新的内涵,从而使艺术在新的高度上重新回到它的本源。我们将充分肯定和珍视宇宙的天然之美,即包括人在内的自然之美(也称着传统美、古典美或内形式美),因为它们是宇宙的天工造物,它们蕴藏着世间一切崇高博大及无限丰富多样的形式与内涵,它们是人类艺术模仿和创造的永不枯竭的源泉,从某种意义上说,它们永远使人类的一切艺术创造相形见拙。并且,即使是被现代主义奉为追求宗旨的所谓“外形式美”,归根结底,也都包含在自然美的内形式之中,只不过有些被现代主义抽象出来罢了。我们有什么理由轻视、抛弃、践踏这一恢宏无比的自然之美呢?仅此一条,我们召唤美的回归就已有充分的理由。

  当然,我们对于传统美的回归,是辩证的回归,即回归中有扬弃:我们扬弃的是只以“再现”自然美为目的的保守的美学观。

  同样,我们保留和继存现代艺术对于外形式美,即诸多抽象构成等语言形式方面的积极探索,用以拓宽美的领域,增加美的表现力。

  在“重归于美”的旗帜下,我们将以充分开放的自由精神,继续鼓励一切关于美及其表现语式等一切方面的积极探索,开创一种多元并存、多元竞争的生动局面。

  我们这里所说的“鼓励一切关于美及其表现语式等一切方面的积极探索”――指的就是我们大家一向所说的“创新” 、“创造”,也可表述为“前卫”。

  需指出的是,所有那些不学无术的寻偶然、碰运气、摸“彩票”式的“探索” 、“创造”或“前卫”,都是不会有结果的。一切真正的“探索” 、“创造”或“前卫”,都是基于传统之上的。这有中外艺术史为证。我们每逢看到一位大师,你总可以看出他汲取了前人的精华,就是这种精华培育出他的伟大。只有站在巨人的肩上,才可能站的高、看的远,才可能有所发现、有所创造。歌德曾大声呼吁:“必须有一批有才能的人出来,立即吸取现时代的一切精华,从而超过一切。”

  我们这一代艺术家,肩负着承前启后的重任。因此,要想超越以往的时代,要想在新的高度上“重归于美”,我们就必须下功夫,去“继承一份巨大遗产”。我们既要研究继承古典的自然美、内形式美,又要研究现代主义的抽象美、外形式美,结合我们的时代、我们的民族、我们的生活,发挥我们的聪明才智,集中一切,将美的表达推向前所未有的高度,以此将新的时代风貌、新的时代精神表现得灿烂辉煌,不负民族、不负国家、不负人民赋予我们一代艺术家的崇高使命。

(责任编辑:Arthur)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评论,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