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手机首页·加入收藏·设为首页·繁体中文
注册 | 登录

冰雪山水画创始人于志学的艺术成就和特色

导读:于志学把冰雪山水画的审美内涵归结为“冷逸之美”,冰雪山水画的主旋律是白色的,但是由于于志学将自己火一样的激情融于倾心创作的艺术之中,使他笔下的白色世界带给人们以南国充满勃勃生机的春天世界同样的精神享受。

艺术的发展依赖于一代又一代人在继承优秀的传统基础上不断地发展和创造。独具魅力的中国水墨画,作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特殊艺术样式,在历代人的努力下,承传、创新、发展,以她不可阻挡的艺术生命力活跃在东方和世界艺坛。在总结上个世纪为中国增添新因素的画家时,我们无论如何也越不过冰雪山水画创始人于志学,以开源导流、开宗立派为特征的艺术实践对中国美术所做的贡献。他创造的完全不同于传统雪景画的新样式,被人们称为“冰雪山水画”。冰雪山水画的出现,结束了中国水墨画一千多年来主要以黑为单一样式的绘画历史,拓宽了中国画的表现领域,填补了传统雪景画不能直接表现雪、更不能表现冰的空白,赋予了冰雪以新的生命力和表现力,创造了被世界所能接受的艺术语言。

追溯冰雪山水画绘画语言的形成过程与于志学早年接受过俄罗斯现实主义风景画家希什金、列维坦和沙弗拉索夫的作品影响有关,这使他在进入创作的初级阶段就能够得以摆脱传统雪景画对他的束缚,在中国的宣纸上进行创新。从1960年起至现在,他以客观、严谨的创作态度和一丝不苟的顽强精神对冰雪山水画从理论到实践进行了长达40余年的研究和探索。

上世纪60年代初到70年代末是于志学创作的早期阶段,这期间他主要完成了对冰雪山水画的创建、准备工作。从他所创造的表现雪原的“泼白法”;表现冰雪的“雪皴法”和表现冰柱的“滴白法”等技法来看,他是应用传统的笔墨精神一笔一个物象创作出来的,合乎中国传统绘画用笔的最高要求。从构图章法上来看,他没有采用传统的三开三合的方法,而是根据所表现的物象采用高低、长短、平中见奇的视觉效果;从造型特点来看,他更注重前中部雪松杉林的层林尽染,冰块、雪丘的层次分明,小溪充满流动感和节奏韵律。他没有照搬传统的模式,而是通过矾水水痕线的运用表现了雪松的轮廓光,把松林处理成越是前景越白来突出冰雪的质感。从笔墨技巧来看,他用墨灵透,运笔流畅,充分反映出厚实的传统功力。冰雪山水画的成功,不仅仅是对中国画单纯形式上的“出新”,而且是在对传统艺术精神的深刻理解基础上创造出的有独特艺术符号的新画种,是20世纪为中国画增添新因素的真正创举。

冰雪山水画的主旋律是白色的,但是由于于志学将自己火一样的激情融于倾心创作的艺术之中,使他笔下的白色世界带给人们以南国充满勃勃生机的春天世界同样的精神享受。进入20世纪90年代,于志学逐渐意识到要逐步跳出原有写实的圈子,向冰雪山水画更深的精神层面和抽象表现阶段进行探索,把冰雪山水画提高到一个新境界。

 

于志学把冰雪山水画的审美内涵归结为“冷逸之美”这是他从所表现对象的物理属性带给人们的感性认识中抽取、升华的一个理性高度。冰雪山水画最大的特色和最令人迷醉的艺术感染力在于它所体现的“白光”上,于志学把它命名为“抽象光”。它的产生是于志学在淡水水痕线的基础上,通过反复大量试验,以获得的矾水水痕线的强化方式呈现出来的。这条水痕线不仅能充分发挥宣纸的性能,保持住淡墨的笔迹,经得起反复描绘而不消失,更巧妙的还在于它能使墨线外围形成一道为墨所不入的白线。这条白线是冰雪山水画的生命线,也是冰雪山水画光的主要依附。冰雪山水画是用光来创造空间,它把抽象的光浓缩成一条具象的白线。在冰雪山水画中,这条线是线也是光,是光也是线。由于有了冰雪山水画的用光,才有中国画的白的体系,才使于志学笔下那些树挂、雪团、冰凌、雪松更具有传统雪景画所望尘莫及的玲珑剔透的艺术效果,才有了人民大众所喜闻乐见的冰雪山水画的形式美。随着人们对中国画用光的重新认识和研究,冰雪山水画的抽象光,将同黄宾虹多光源的散光、李可染有光源的逆光构成中国画用光的三个基本样态,中国画用光将同中国画的用笔和用墨一样形成中国画第三审美内涵。

艺术永无止境。我们在充分肯定于志学的艺术成就的同时,也要看到他的作品并非尽善尽美,在他未来的创作生命中,他还要付出相当的精力和气力来达到他心目中的“彼岸”世界。但我们应当看到这样一个事实,于志学的艺术实践不仅为中国画在20世纪增添了重要因素,同时他的艺术实践已和北方的文化现象紧密连接在一起,冰雪山水画推动了北方冰雪文化和其它姊妹艺术的发展。正如美术理论家陈传席先生所说的那样“美术史必须记载他”。

(责任编辑:Arthur)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评论,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