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手机首页·加入收藏·设为首页·繁体中文
注册 | 登录

年华易逝 恩怨难解

导读:敬爱的罗京,带着亿万人民的怀念和祝福远去了,我们痛心他的英年早逝,感慨生命的脆弱与无常,希望天堂里没有苦难。就在三天前,一本直面剖析徐悲鸿与刘海粟两位画坛大师的纠葛的图书出版了,让我们又再次感慨人与人之间的仇恨是那么的难以化解。

betway手机 专栏观察

生命与恩怨

 儿时写作文,生搬硬套的居多,而且还乐此不疲。每每提及时间的起承转合,“时光冉冉,转眼就是......”、“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星转斗移,又是多少多少个春秋”......如今,“奔三”之年,再次提到这样的词语,真的是感同身受,感慨万千。

年华易逝

大学、中学、甚至小学时候的往事还历历在目,掐指一算,已经N年过去了。光阴就在你的手里,可是却抓不住;再沉吟两句李白的《将进酒》“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等到自己垂垂老矣,是否更加的怀念青春,流连往事?年画似水,细细流;有多少人是在“混水摸鱼”?又有多少人是在用心劳作?

敬爱的罗京带着亿万人民的怀念和祝福远去了。他的英年早逝,让我们更加的感慨生命的脆弱与无常,希望天堂里没有苦难。2008年的8月31日,罗京最后一次在《新闻联播》亮相,随后就住进了医院。当时,多少人为他祈祷,期盼他有惊无险,祝愿他“好人一生平安”。不想,今天,我们只能无力回天的哀悼。天妒英才,是生命不可承受之重,年华易逝,正当雄才大略的动力。对于未来,天灾人祸,旦夕祸福,我们所能掌控的还是有限,却惟有努力。

让我们一并哀悼,追悼这段时间不幸远去的人们——法航330航班坠毁的遇难者,成都公交车燃烧的死难者,重庆山体滑坡的逝者,愿他们的亡灵得以安息,家属得以平复——许多的事,谈论起来,感觉离我们很遥远,细细想想,离我们又是那么的近。

鲁迅说“真正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孔子说“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我们要更加的珍惜时间,珍爱自己的家人,珍视自己的生活学习与工作。2009年的高考结束了,几家欢喜,几家忧,但更多的孩子和家庭燃起了新的希望,大学就像是人生新起点,故事又一章。

恩怨难解

生命短暂,却不能阻止人们将恩怨继续。聚焦于徐悲鸿与刘海粟两位已故画坛大师的新书《世纪恩怨》出版了。我有幸拜读,有种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感觉。家、国、天下,这些沉重的话题在建国前后的特殊历史长河中,尤其的考验当时的人们!“八国联军”租界、日本帝国主义、军阀混战、民国政府、汪伪政权、地方流氓大亨、共产国际、新中国红色政权......面对复杂多变的政权与势力,坚持,还是放弃?斗争,还是妥协?生存,还是死亡?个人好恶荣辱交织民族大义,是非曲直忠奸了是恩怨难休。

徐悲鸿的大义凌然,不屈不挠,为他赢得了更多的美誉,建国后,党和国家领导人更是器重有加,他的影响力和声望也都达到了顶峰。时至今日,徐悲鸿的大名依然保持在文化艺术圈子如雷贯耳。反观刘海粟,见风使舵,夸夸其谈的个性使然,越是混乱越是红火,纵然时事错综复杂瞬息万变,他却能如鱼得水,游刃有余;从抗战前夕,他在南洋搭乘日本军用飞机回上海就可见一斑。不过,建国后的刘海粟声望与影响力大不如前,虽然百废待兴,但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一些民主人士对他却另有看法,一直没有与之相称的重用;后在文革中遭受迫害,倒也静下心来钻研书画,艺术造诣大成。

徐悲鸿1953年巨星陨落,徐刘恩怨并未就此了结;1994年,刘海粟也驾鹤而去,徐刘恩怨在他们的后人和学生那里得以延续。这里,已经不是单单的画派、学术的百花齐放与各抒己见!《大话西游》中至尊宝说,为什么人与人之间的仇恨可以长达五百年?观音姐姐说,所以,唐三藏要去西天拜佛求经,为的就是化解世人的恩怨......

历史的车轮把我们带到了这个和谐社会,无论是文化艺术圈子里的人,还是普通百姓,都背负着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伟大使命,为我们的家人,为我们的社会,为我们的国家。所谓是“富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然则,读罢《世纪恩怨》,掩卷而思:二十一世纪了,如果徐悲鸿与刘海粟生活在我们这个年代,谁更适应呢?

勇气可嘉

作者荣宏君,以自己收藏的大量名人信札入手,结合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十年磨一剑,不避讳,不隐瞒,直击历史真相,这需要多大的勇气?——事实与真相不可能完美,而对于粉饰事实,篡改真相的人而言,揭漏事实真相的人“十恶不赦”,毕竟徐刘后人后生众口难调......不过,年青人,就该敢为天下先。

“太阳之下,没有新事”。如何成功?如何为人与处事,才能成功?透过层层迷雾,我们看到伟人、大师的手腕与手段,即使在我们这个信息时代,无论是对于上班族,还是莘莘学子,都有极高的参考价值。(文/ Arthur,来源:betway手机

(责任编辑:Arthur)

【已有2位网友发表了评论,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