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手机首页·加入收藏·设为首页·繁体中文
注册 | 登录

荣宏君:收藏最质朴的书信

导读:一封信札其实就是一段历史。名人信札尤其具有很高的文献史料价值,对名人研究而言,是难得的历史资料。

一封信札其实就是一段历史。名人信札尤其具有很高的文献史料价值,对名人研究而言,是难得的历史资料。

“我不知道该如何答谢你的好心,谢谢你在我房间放的花,看见它们我太高兴了。花朵增添了婚礼的气氛,婚礼前的最后一夜我在克劳伦斯宫过得很开心,每个人都对我很好,我会永记在心。戴安娜。”

这是戴安娜王妃在婚后第二天写给管家泰伦的信。这封信7月将在英国艾塞克斯郡克尔切斯特拍卖。随同拍卖的还有戴妃写给泰伦的其他几封信和几百余件藏品。拍卖经理人詹姆斯预测:“每封信都可以拍得500至1000英镑。这些信件太私人了,给它们定价很困难。”

“仅此一件”的孤品

在国外,名人书信早已受到收藏家的注意,近几年,国内的书信收藏也开始风声水起。在中国书店2008年春季书刊资料拍卖会上,晚清重臣骆秉章一封上奏给咸丰皇帝的奏折,经过一番激烈竞拍,最后以30万元落槌,比预计7万元的拍卖价格超出了4倍之多。

一封信札其实就是一段历史的反映。名人信札尤其具有很高的文献史料价值,对名人研究而言,是难得的历史资料。信札又是人们随心所欲、随情而至创作的“小品”,更能真实地表现出一个人独特的风格。

“信札往来,较之公开言论,更能反映书者的真情实感,同时具有史料、文学、书法、文物等多方面的价值。再加上它是‘仅此一件’的孤品,其收藏价值肯定会越来越高。”从1993年就开始涉足名人信札收藏的画家荣宏君说。

名人信札,尤其是古代名人信札很早就已进入收藏市场,由于一般买家将其作为书法作品来看待,因此价格不菲。最著名的有西晋陆机的《平复帖》,距今1700多年,是存世最早的书法真迹,其字古朴、雄浑、沉厚,堪称“无价之宝”。王羲之写给亲友的书信《快雪时晴帖》、颜真卿的《争座位帖》、杨凝式的《韭花帖》等,都是流传下来的古代书信珍品。

“古代名人书信在市面上已经难觅踪影,因此,如今的名人信札收藏,多以近现代居多。”迄今为止,荣宏君已经收藏了约一百余封名人信札,大多以近现代书画名人为主。这些信札是他十余年来逛潘家园古玩市场所得。“以前,我经常去潘家园古玩市场‘捡漏’,去得久了,买卖旧书信的商贩们都知道我对旧书信感兴趣,一旦他们收到名人信札,就先问我需不需要。”十余年下来,他已经建立了自己独特的“收藏渠道。”

“现在,随着收藏书信的人愈来愈多,购置名人信札也越来越难了。”荣宏君说,随之而来的是名人信札价格的不断攀升。“上世纪90年代,二三百元钱就能买到一封不错的名人书信,现在,大都需要一两千元,而且也越来越不好找了。”

一封迟到二十年的信

几乎每封信札的收藏都伴随着一个故事,其中往往藏匿着许多鲜为人知的信息,这就让信札收藏更为值得玩味。

“收藏名人书信有时讲究缘分。”荣宏君说。他自己就曾代替自己的老师史学大家史树青收到了一封迟到二十多年的信。

2001年秋的一天,荣宏君接到一个卖家的电话,说他收到了一封写给史树青的信,问荣宏君愿意不愿意要。这个卖家不认识写信的人,不过从同行那里知道荣宏君是史树青的学生,又知道荣宏君收藏名人书信,辗转得知了他的联系方法。荣宏君得知消息后立即赶过去,到了之后,一看才知道,是著名的章草书法家郑诵先先生写给史老的信。“不知道什么原因,这封信没有到史树青先生手里。”

郑诵先的书法朴茂古雅,将今草和章草结合在一起,自成一家,能够得到郑先生的笔墨已令人兴奋,更何况这是写给史老的信,荣宏君激动地买下了这封信。

荣宏君拿到这封信后去拜访史老。“史先生看到这封信,特别激动,他把这封信拿到历史博物馆,亲自装裱好之后,又在后面给跋了一千多字,把郑诵先先生的简历与写这封信的经过,写了一遍。”

这封尘封几十年的书信几经辗转,终于得见信的主人,也成就了现代书画界一段佳话。史老先生病故,这封信也成了荣宏君缅怀恩师的一个纪念品。

一封信反映一段历史

2007年6月,79岁的奥地利裔艾尔宾·希拉姆去世后,他留在地下室洗衣房内的百余封名人信札让无数信札收藏者心醉神迷。据说,他收藏的所有书信几乎全是由历史上那些最声名显赫的人物书写的,包括贝多芬、爱因斯坦、牛顿、海明威、弗雷德里克大帝、达尔文、伏尔泰、普希金、丘吉尔、甘地、笛福、柴可夫斯基和陀斯妥耶夫斯基……

在这些书信中,有印度圣雄甘地遇刺前19天写的一封信,甘地在这封信中呼吁印度信奉伊斯兰教的人士保持宽容和克制;有英国著名物理学家艾萨克·牛顿写给友人的信,他在信中对比他的引力观点与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和柏拉图的宇宙观点;还有拿破仑写给情妇约瑟芬热情洋溢的情书…

书信出自历史本人,从自我角度出发,真实地记录了名人的思想、学术观点以及一些工作和生活情况,也是研究一段历史和名人的重要依据。

“国外名人书信收藏热兴起得较早,所以能够发现很多有史料价值的书信,中国近几年书信收藏市场才慢慢热起来,很多名人书信都随着岁月流逝而销声匿迹了。”荣宏君说,小小信札,可以包罗万象,很多历史的空白点都可以在当事人的通信中找到原貌。

中国近代美术史上徐悲鸿与刘海粟沸沸扬扬几十年恩怨,许多细节无从揣测,但是近年来,他收藏了几封徐悲鸿写给当时文化部长周扬的信,还有解放前画家蔡少游写给国民党领导人有关筹建美术学院的信。现在,他正准备把这些书信整理出来,用这些画家的书信串起来,编著一本中国美术近代史。

(责任编辑:Arthur)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评论,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