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手机首页·加入收藏·设为首页·繁体中文
注册 | 登录

卢禹舜:观刘新“太初有道”

导读: 刘新,字新之,1967年生于河北,现居北京,就读于中国国家画院,师从卢禹舜、刘牧。其作品被人民大会堂、军委、总政、国家发改委、中宣部、文化部、首都机场等大型场馆收藏

  

 
卢禹舜(左)与刘新(右)

       画家刘新选择“太初有道”一词很有深意,源于道德经,没有追求清新文雅,而隽永着传统文化的厚重,似乎要展开渊兮湛兮的历史长卷,来诉说着什么……
 


刘新作品《太初有道》系列之一

       画面展开,犹如混沌初开,真气弥漫、恢宏虚极、至静至笃,又如灵魂游于虚无、心叶浮游、安命静谧,体验万物的归复。幻境中以胡杨为道体,或枯木若顽石、或繁枝似网丝,安守太虚、阴阳呈势,反复运形而不止。
 


刘新作品《太初有道》系列之二

        刘新的“太初有道”震撼了我,也感动了我,选择如此题材是对自己的极大挑战,不单单是强调笔墨、技法的形式和艺术理论的理解,更多的是抒发思想情感和对艺术深层次的探求。也读出了画家本人对人类社会的理解,用哲学思辩的独特视角,构筑虚极的寰宇气象,生成着胡杨树的倔强灵魂。新颖奇特、抓人眼球、以及太初的宏构是具象和抽象的碰撞融合。在虚极里营造无为道统,却又有真实的精神逍遥于境域里。立意之高尚、思想之纯粹,用精神意识寻求艺术真谛,实属难得。
 

       
刘新作品《太初有道》系列之三

       刘新很沉闷,但思想活跃,意识不古;人很纳言,可作品如泣如诉、滔滔万语。这就是思想者、觉悟者、辩证者、践行者。
 


刘新作品《太初有道》系列之四

       刘新在浩瀚洪荒之中,找到天地原始而永恒的大美,或苍漠、或静谧、或淡远、或热烈。我一直认为,天地大美无言,像大道一样沉稳,等待着问道人的叩拜,大概是因为前来的艺术家太过心切,自然便少了一种问道人的虔诚。于是,天地回馈给艺术家的不是热烈,便是静谧;不是淡远,便是苍漠。所以有人说刘新是幸运的,我则不这么认为,因为我认识的刘新安静、坚持、隐忍、却又比同行的路人多了一种虔诚。天眼无碍、大道广宽,对于这样的朝拜者,世界给予的更多,多到是以唤醒刘新内心第二自然的意象世界。
 


刘新作品《太初有道》系列之五

       唤醒这样的世界并不容易,这要求画家能够洗垢除尘,能够排除杂念,静观深照。做到老子所说的“涤除玄览”。也就是说,画家要能达到道家所倡导的“致虚极守静笃”的境界。好在刘新本人是个很安静而又很勤奋的画家,在做到老子的涤除玄览的同时,又把这样的审美心理运用到了自己的太初有道的山水画系列当中。这样的应用,诚如梁代刘勰所说:“是以陶钧文思,贵在虚静,疏渝五藏,澡雪精神。”
 


刘新作品《太初有道》系列之六

       有了这样宁静专一地构思,于是我们便在刘新的作品里见到了叠加,这样的叠加是美与美的叠加,是生命感知对自然物象的叠加,是行走与大山的叠加。。。。。因为有了叠加,我们便打开了一道穿越时空的天门。我们飘荡在月光朦胧的湖山上,树上的栖鸦却唱着人间的赞歌。我们涉足熟悉的浅流,却巧遇传说中的七彩祥云。我们一直走,像是走进一场永不落幕的电影。我们的画家刘新,从未怀疑过,这样的地方一直存在,存在于世间的某一个角落。但我知道,这样山水丘壑,律动在刘新的心中,画家无数次的登临,使之成为自己的梦里家山。
 


刘新作品《太初有道》系列之七

       我相信,家山正是仙山,流水亦是道乳。家山之中问道,便是仙山之中声闻,流水之中洗涤,便是道乳之中脱胎。有了这样的家山,有了这样的流水,刘新的太初有道,一定会在山水的交融处,激荡出一曲今日的绝唱。
       
       刘新,字新之,1967年生于河北,现居北京,就读于中国国家画院,师从卢禹舜、刘牧。其作品被人民大会堂、军委、总政、国家发改委、中宣部、文化部、首都机场等大型场馆收藏。

(责任编辑:Arthur)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评论,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