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手机首页·加入收藏·设为首页·繁体中文
注册 | 登录

亦秀亦豪的平凡语境 ——我眼中的女画家葛琪

导读:葛琪说:我的作品要留下我作为女人的印痕。这种脱俗的骄傲,与她虽不便说绝世孤高,但至少不染纤尘的作品一样让人陡然心生感动。让生命的乐章至始至终与作品保持同声部,用作品做艺术生命的逗点,用艺术生命做作品的节奏,这种和鸣定然韵味悠长。


画家葛琪照片(资料)

葛琪,是一个我认识的女人,一个生活在画里的女人,一个内心闪烁着火焰的女人。 认识葛琪,是一个同学介绍的。原因很简单,我粗知画理。于是我们坐在一起边吃边聊,当然更多的是聊画,聊与画有关的人和事。当时看起来,她很想知道我也说不大清楚的画理画技。但我记住了她描述的童年的人、童年的树、童年的花开花落,童年的眼泪和快乐……她是一个一手挥教鞭、一手舞画笔的女人。

时隔不久,她夹了一摞画找我题字。当时我几乎没认出她来。她的画不错,是老百姓喜闻乐见的那种花鸟画。我没在意,按照她的想法给她的作品一一题了字。她送了我一张。当时我想,如果她的画能有一个境界上的提升,就好了。这次,我记住了她对画的那份近似火焰一样的热爱。

那次见面之后,我加了她的QQ,但很少和她聊天,只是有心无心进入她的空间,看她的画和一些关于美术教学的文章。当时,我兼职编一个书画院的院刊,就发了她的画和论文,样报至今没有给她,尽管之后我们还有几次会面。至于初衷,我现在也说不明白。

前不久,她来电话约我写篇评论,是关于她和她的画的,她在《美术报》发专版用。我答应了,但食言了。我想,她的画在《美术报》发专版?我很疑惑。当我看到那张刊她作品的《美术报》后,我有些膛目。她带给我的是震撼和感动。她是那种举轻若重的画家,还是那些花鸟虫鱼,还是那些个留着披肩发的女教师,但在她的笔下,却亦秀亦豪,勾勒着属于她自己的平凡语境。

我愿意把葛琪视同画坛上的匆匆行者。对她而言,她的执著走向就是朝圣,这个过程没有高下俯仰和敬畏,有的只是一种火焰一般的专注和热爱。她的名气不大,圈内的人几乎很少提及她。但她是自己的翘翅,是与中国画庄严相遇的人心中的翘翅。天性中的浪漫、优雅和越来越执着的清洁的精神,已使她的作品在物欲横冲直撞的时代成为爱画者一种心灵上的追寻。

我更愿意说葛琪是黄土地上一个挥舞色彩的例外。风雪、贫穷、瘦硬、保守的胎记在她的作品中荡然无存,她的陈述多了一种超越式的柔性,但她的创作同时又是女性国画作品的变声,她的表现充盈和显示着内在的燃烧的热情。她在试图跳脱世俗的牵绊,寻找更有深度的哲学的意味。这个黄土地的女儿钟情于色彩浓烈的人生样式,自由往来于生命和世界之间,最大可能地守护和保留艺术最坚硬最美好的部分是她的人文理想。她无门无派,属于独步型画家,色彩安静省俭,线条细腻朴素。她把自己悄无声息的融入了百姓生活,她的作品充满了古道热肠般的生活气息。

其实人间的大美从古到今总是相似的浪朵。葛琪的画风没有大的波折,这是一种长久历练得来的镇定、从容的艺术心态的自然流露。她在试图排拒粗砺的人生态度,执着挽留富藏的艺术精神。她的作品没有精神赤贫的痕迹和附庸风雅的急功近利。正如她所说的,如果不画画,我很难过。创作和教学是我生活中最洁净、最充实的部分。没有什么能让我离开国画创作,它是我的宗教,它提升了我的生活,是我人生中最实在的精神支撑。

从某种意义上说,国画创作指引着葛琪的行藏。我感受到了她与古今优秀画家之间的心灵默契。面对华美丰瞻的大自然,她机智的实现了人与自然的合二为一,勾勒着人与自然相互雕塑的生动图景。她在着意的变化着,由感性而智性,由精致而朴拙,“大象无形,大音稀声”,洗却铅华的那种自在,是她阅尽人生种种之后更深邃更执着的精神投奔。

葛琪是集多个社会角色于一身的女人。可最恰当、最充分、最纯粹的,还是画家。她自觉的让人格画品在时空谱系中自我定位,以感恩的心依偎国画,人生世界因之有了一种神性的光辉,她觉得女性是自己的旗帜,国画是这个旗帜上的醒目图标。她说,我的作品要留下我作为女人的印痕。这种脱俗的骄傲,与她虽不便说绝世孤高,但至少不染纤尘的作品一样让人陡然心生感动。让生命的乐章至始至终与作品保持同声部,用作品做艺术生命的逗点,用艺术生命做作品的节奏,这种和鸣定然韵味悠长。中国当代画理应对这样的画家偏爱有加,也算是一种艺术良知的小小获胜。 (文/张永琦: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责任编辑:Arthur)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评论,点击查看。】

更多关于 葛琪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