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手机首页·加入收藏·设为首页·繁体中文
注册 | 登录

朱仙镇年画的生存困局:坚持“艺术”不容易

  • 2009-03-13 17:56:05
  • 来源:中国文化报
  • 网友评论(0)

导读:朱仙镇年画现在还“没形成气候”;缺少市场肯定是重要因素,胶印年画的迅速普及大大挤压了传统年画的需求。“尽管更多的人认为,朱仙镇年画“是艺术品,不是日用品”,但坚持“艺术”又谈何容易。

王小赶脚

朱仙镇年画的生存困局

1月28日,农历大年初三。朱仙镇上的许多商铺都闭门放假,“恒义祥”木版年画店却选择了照常营业。 “恒义祥”位于河南开封市朱仙镇中心岳飞庙东侧,店面外墙上贴着一张巨幅的朴拙年画,白脸红眼皮儿的秦琼挥鞭骑坐马上。这里的年画,最便宜的2元一张,尺 寸较小,稍大的也只卖6元,裱过的二三十元,成册的较贵,百多元至3000多元不等。年画色彩是“土味儿”十足的大红大紫大绿,内容则以老式的秦琼敬德、 五子登科、送子观音、刘海戏金蟾为主。

“恒义祥”门口不远便有一家卖胶版年画的地摊,五毛一张。与便宜而新潮的“地摊货”相比,“恒义祥”的年画并不讨喜。即使是在这座有着“中国木版年画之乡”称号的古镇上,家家户户的门口,贴出的全是胶印年画。

“恒义祥”向东数百米,有一条穿镇而过的“运粮河”,当地政府沿河修建起“年画一条街”,街上集中了十几家如“恒义祥”这样的年画店铺和作坊。

坎坷的复兴之路

朱仙镇年画名头叫响于明末清初,兴盛一时。上世纪50年代,木版年画被列为“封建迷信”,被大量烧掉,禁止印刷。尽管有人私藏了部分木版,但经“文革”洗劫,这一部分也几乎无存。

78岁的姚敬堂是朱仙镇年画社首任社长,上任后第一件事就是收集年画古版,但费尽气力也只收集到53 块。“其中2块明代,23块清代,其余的都是民国时期版。”为了查访年画技艺的传承人,姚敬堂立下“年龄60岁以上,曾在老作坊中学徒3年以上”的标准。 按这条标准,镇上在世的老艺人一共11人。

11个人,53块古版,这是历史留给朱仙镇年画的全部。为了找到更多的年画画样,姚敬堂托人从德国、前苏联、日本等地博物馆拍下保存在那里的朱仙镇年画图样,回来后再依样绘图,依样制版。凭着记忆、琢磨和尝试,他们一点点将这门古老的艺术恢复起来。

1992年,姚敬堂赴河北武强参加一个木版年画博物馆的开馆仪式,同行中有一个26岁的年轻人张继中。武强之行,让学美术出身的张继中第一次看到了年画的魅力。“朱仙镇年画产品,最好卖的是文化。”张继中说。

1993年,张继中进入朱仙镇木版年画社工作,“进来之后才知道,整个年画社除了20多口人,什么都 没有”。为了给年画社谋点收入,1994年初,张继中跑到上海去“拉钱”,7个月后,他搞到120万元,建起朱仙镇第一个印刷厂,张继中任厂长。1995 年,又建起第二个印刷厂。两厂职工达到200多人。

靠着印刷对联、胶版年画,年画社的日子一下子好过起来。“1995年11月,我们曾一次向昆明发了5个集装箱。”不过,仅仅一个月后,两个印刷厂便全都被新闻出版部门查封,原因是他们既没有出版手续,也没有印刷许可证。

1996年3月,年画社被迫关门。张继中受命于危难之际,当上了新一任社长。当时,年画社欠着 26.8万元外债,银行不给贷款,债权人四处追债,“一天最多收到过33张追债的法院传票”。直至2000年之后,民俗文化市场逐渐升温,政府开始介入文 化遗产抢救工程后,年画社的日子才慢慢好过起来。

2002年10月28日,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等单位联合主办首届“中国木版年画国际研讨会”,达成了朱仙镇木版年画是中国木版年画源头的共识。

(责任编辑:Arthur)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评论,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