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手机首页·加入收藏·设为首页·繁体中文
注册 | 登录

景泰蓝或将在忧患中神秘消失

导读:景泰蓝,又名“铜胎掐丝珐琅”,是北京著名的传统工艺品,仅存于世的两位景泰蓝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之一钱美华描述称:“完美,绝妙,无法言传。”然而,这项国宝级的工艺却正面临后继乏人的困境。

景泰蓝的全称叫铜胎掐丝珐琅,与玉雕、牙雕、漆雕、金漆镶嵌、花丝镶嵌等并称“燕京八绝”,在明清时期达到鼎盛。那时候,北京的景泰蓝工匠都是御用工匠,他们制作的景泰蓝器具专供宫廷,用于祭祀,在设计、制作、使用过程中由皇家督办。清末,景泰蓝的出口量增加,这个商业机会催生了一些民间商号制作景泰蓝。随着这一次的商业化兴衰,民间景泰蓝的制作开始粗糙化。

民间国宝-景泰蓝-故宫博物馆收藏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景泰蓝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同禄先生,从事景泰蓝工艺已有半个世纪,设计、制作、管理,样样精通,被誉为“中国景泰蓝第一人”。张同禄说:“在这一行,没有一个人精通两种工艺以上,只有我全部能做。”景泰蓝的制作全部是手工,每一步都不能有差错,尤其是点蓝,不同的艺术水准会产生很大的差别。一件好的景泰蓝作品,造型、纹样、色彩都要统一。首先,看制胎,胎形正不正;然后看丝工,就是内容和形式要统一。好的景泰蓝作品,整体创意格调高雅,造型端庄,色彩搭配谐调。

在五十年的艺术生涯中,张同禄继承和发展了景泰蓝艺术。他把景泰蓝发展到不止在铜胎,甚至在金胎、银胎上做,大大拓展了这种工艺。他的作品清逸、新颖,超凡脱俗,造型多姿多彩,规格不等。小不盈尺,大可丈余。或伟岸雄壮,或玲珑秀美,或古朴典雅,或清丽自然,绝不雷同。以奇、巧、俏、美,自成一派,被工艺美术界称为“珐琅张”。由他创作的华泰宝庭炉,高达4.04米,身价140万元,入选“吉尼斯纪录”。《鸟杯》、《孔雀屏灯》被评为国家级珍品,被中国工艺美术珍宝馆收藏。他设计的花丝镶嵌工艺珍品“祥龙晋宝”构思新奇,制作精美,堆金砌玉,熠熠生辉。“中华九九世纪宝鼎”既不失青铜器令人陶醉的魅力,又打破了传统的装饰模式,贴金嵌玉,高雅瑰丽,发展创新了青铜铸鼎新工艺。

张同禄说,景泰蓝的秘密就在于工人对烧制时间、火候的把握,而这不是很快就能掌握的。另一方面是原料,无论是颜色还是光泽度,都比明清时期的要逊色很多。景泰蓝衰落的重要原因是过去的宫廷制作可以不计成本,而现在要考虑销路,必须计算成本,无论原料和工本都难以维持宫廷制作的精致。同时,作为一种传统工艺,景泰蓝也面临着后继乏人的局面。“现在一线干活的,50岁算是年轻人,40多岁的人很难找。景泰蓝工艺非常辛苦,收入也低,没人愿意干。”谈起事业的传承问题,张同禄显得很无奈。

据说,上世纪80年代初的时候,景泰蓝厂的奖金仅次于首钢。一个熟练工至少可以拿80元的奖金,如果计件,还能多拿。当时北京其他企业的奖金也就是一二十元,有的还没有。但如今,一线干活的工资只有2000多元,确实比较低。张同禄说:“说别人没用,我一儿一女,都没继承我的手艺。如今我对此感到庆幸,不然我还得养活他们,压力就太大了。 ”

1月28日,在北京举行的“张同禄大师景泰蓝情缘”座谈会上,王树文、文乾刚、米振雄等多位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呼吁社会,多为年轻一代创造了解景泰蓝等中华传统绝技的机会,吸引一批有志者加盟,使濒临灭绝的民族艺术获得复兴。

如今,在景泰蓝行业中,最缺的是设计人员,但设计人员也有苦衷,把现代设计引入进来,国外客户并不认可,他们希望看到原汁原味的东西。而一成不变,客户又有意见。此外,做一个新的设计,成本太高,承担不起。

2005年张同禄和米振雄共同创作了《天龙八部》,先后做了3万多次试验,烧坏的半成品200多个,用了2年才做出来。因为使用的是铸胎工艺,这在200多年前就已经失传了,需要反复试验。以往景泰蓝都是用薄胎,《天龙八部》用的是厚紫铜胎,一烧就成了蜂窝状,因此需要铸胎,关键在锡、铅、锌的比例,否则紫铜融化后很粘,浇注的时候许多缝隙流不进去,这就要反复试验。

《天龙八部》制作完成后,金庸先生叹为观止,并题写了“佛宝天龙八部”。

(责任编辑:Arthur)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评论,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