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手机首页·加入收藏·设为首页·繁体中文
注册 | 登录

从“天工奖”看当代玉雕

导读: 中国几千年爱玉崇玉赏玉的传统玉文化,让今天的爱玉者们也一直带着崇古的心理和眼光去欣赏玉器。大多数人认为蕴含着历史神韵的古

中国几千年爱玉崇玉赏玉的传统玉文化,让今天的爱玉者们也一直带着崇古的心理和眼光去欣赏玉器。大多数人认为蕴含着历史神韵的古代玉器才最值得用心品味和收藏。古拙的史前玉器、神秘化的新石器时代玉器、权力化、礼仪化的商周玉器、人格化的春秋战国玉器、迷信化的汉代玉器、生活化的宋元明清玉器,传递的不仅仅是“器”的进步,更是我国历史文化的浓缩。勿怪乎人们对古代玉器如此钟爱。然而,随着近几年当代玉雕石雕天工奖作品的不断展出,人们的这种观念也在悄然的发生着变化,开始意识到玉器并非只有古的好,当代玉雕在传承古代玉器文化的同时,加入新的文化因素,以新的表现方法,创意而有活力的诠释中国的传统文化和历史。玉,也可以是新的好!。

“千古传诵深深爱, 山伯永恋祝英台。 历尽磨难真情在, 天长地久不分开” 。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凄美爱之传说曾经被越剧、电影、音乐剧等不同形式演绎的淋漓尽致。2005年,这一经典的场景被玉雕大师以艺术的手法浓缩在玉雕天工奖的获奖作品——《化蝶》中。该作品打破了传统玉料选择的常规,以多彩的玛瑙为材料。作者巧用俏色,因材施艺,将蓝灰色的主人公、随风飘扬的裙衫、灰白色的小桥、流水与翩跹的蝴蝶以及红色的太阳融合在一起,构成了一幅和谐唯美的画面。


玉雕天工奖的获奖作品——《化蝶》

“谁知一点山浮处,竟是大悲佛道场”!2006年天工奖金奖作品《普陀洛迦观音》用上等的玉料,精巧的构思将观世音修道普陀山的典故娓娓道来。右下角的“不肯去观音庙”更是点题。作品以流畅唯美的线条刻画了观世音提篮过海的画面,突破了传统的观音形象。方寸之间,作品传达给我们的不仅仅玉雕的唯美工艺,更是意境深远的内涵,勾起了人们对“人间净土,即心即佛”的海天佛国的无限憧憬。


2006年天工奖金奖作品《普陀洛迦观音》

 “笑褒姒,病西施,狠妲己,醉杨妃”,试想一下,若四大美女同时相遇,那又会是怎样一副场景呢?争芳斗艳?亦或是和平共处?2007年天工奖金奖作品《中国四大美女》就用大胆的创意、夸张的构思和后现代主义的表现手法将这一历史不可能出现的镜头似假还真地呈现在了观众的面前,让我们同时领略了“闭月羞花之貌,沉鱼尽雁之容”的风韵,四位佳人似喃喃细语,亲密得如闺中密友;又似自命清高,恃貌而傲……留给赏者以无限的遐想。作品充分展现了海派玉雕的风格特征,玉料的细白温润,柔美的线条,流畅的工艺,将女性的温柔似水表现得恰到好处;夸张写意的手法,给人以视觉冲击,完美地体现了当代玉雕的风格。


2007年天工奖金奖作品《中国四大美女》

 诸如此类能让人耳目一新的作品在天工奖中还有很多。作品凝聚着各位玉雕大师的文化智慧和艺术涵养,在传承几千年传统文化的同时,洋溢着新创意,将玉文化的内涵、玉石的美展现的淋漓尽致,师古而不泥古,自出机杼,在传承中超越和创造,这就是天工奖的精髓。每一块玉料都有其本身的意境,若能将自己的理想、审美情趣等主观意境与玉石本身的客观意境融合,找到一个结合点,用自己的艺术技巧将这种结合变成具体的可以供人欣赏领略的艺术形象,同时又将两种意境都表现出来,能够供人深思、品味,这才是玉雕作品的极致。天工奖就是从这一点出发,要求作品要有艺术性、工艺性和创新性,而这三点归根到底关键的还是创新性,这是一种在新的时代背景下对玉雕艺术的全新诠释。

天生我“材”必有用

材料只是一种表达思想感情的载体,只要造型优美、神韵具备,经得起人们的推敲和时间的考验,无论什么材质都能创作出可圈可点的作品。因此,在强调思想性、艺术性和工艺性的当代玉雕中,选材不再局限于和田玉和翡翠等高档玉石材料,各种材质的玉石都有了发挥的空间,如玛瑙、岫玉、独山玉、松石、青金、琥珀、珊瑚、煤晶、水晶及各类宝石、寿山石、青田石、巴林石、昌化石等这样在以前常被忽略或者认为是中低档的材料也开始有了用武之地,涌现了一批令人耳目一新的作品。玛瑙的立体色彩,独山玉的斑驳多姿,水晶的通灵神秘……,因原料易得,传统艺术约束少,因此创作不受拘泥,玉雕师们有了极大的创作空间,配以适当的题材和雕刻技法,就诞生了很多具有创意的作品,让人们从玉雕艺术中领略生活的千姿百态。此外,当代玉雕工艺对玉料皮色的利用可谓炉火纯青,天工奖中也不乏这类作品。留住玉料的这种别有一番风味的纯天然美,往往能使作品情趣横生,甚至有画龙点睛之用,这样的作品不仅有传统的静态美,更有立体的动态美,动静结合,浑然天成,俨然一副世间景象的浓缩版。


长寿佛

 当代玉雕题材的突破

文化和艺术品是一个时代社会面貌的映射。自宋代玉器走下神坛,走出皇宫开始,玉雕艺术已悄悄地走向世俗化、生活化;发展到清代,玉器的艺术化、平民化现象尤为明显,这一时期的玉器之多、之精、之多样化令人咂舌,被誉为古代玉器的巅峰。纵然如此,中国古代的玉雕艺术归根到底仍然是服务于封建统治和宗教思想,创作皆以社会核心阶层为中心,为皇家贵族或文人墨客的思想载体,玉雕艺术的发挥仍然被政治所束缚,到清代的多元化也只是以封建统治为中心的多元化,任何一个“越轨”的行为都被认为是大逆不道。民国到解放前后,社会环境容不得玉雕艺术有更多的发展。发展到当代,玉雕创作也有一个中心,是以弘扬和发展传统玉文化为中心。玉文化在不同时期当有不同的主题和内涵,正如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玉器分会秘书长奥岩先生所言:“当代玉文化应当是以继承和发展中国传统玉文化为基础,以高品位的艺术创作为核心;以玉雕精品服务于社会,形成艺术、品味、财富为特征的新时期玉文化”。在如今社会稳定、文化多元化这样宽松的氛围中,当代玉雕艺术才达到了真正的艺术化、生活化、平民化,玉雕题材除了传统题材,如人物、器具、兽类、鸟类、花卉、山子等,还出现了很多现代风格的作品,其中不乏写实和利用玉性、玉质大胆写意创作的作品。


祝福壶

传统题材的意义是深厚、深远的,是经过千百年来的创造、提炼、丰富,其精华被继承流传下来,具有极强的生命力,但随着社会的发展,必须要有新的表现,新的发展,才会被继续传承下去。当代玉雕对传统题材大多都有了新的诠释。或仿古雕件,直接再现古人的创意和精神,让世人重温历史,感受古代文化的神韵;或采用不同的玉石材料来诠释传统题材的内涵,让世人领略别有一番风味的传统文化;或将传统题材赋以新的表现手法,例如人物和动植物雕,当代玉雕突破了对象单一构图的局限,在材料允许的范围内物尽其用,将能表现主题的故事情节和环境相联系,使作品内容更加丰富多样,神话传说、历史故事、佛门法事、名人雅客、诗词文学、戏剧舞蹈等都被运用到当代玉雕中,将这些虚无缥缈、遥不可及的题材明朗化、具体化、形象化,而且更注重人物和动物神态和内在感情的刻画。作品不仅情趣横生,且更有文化韵味,大大地提高了玉雕作品的艺术感染力。除重新演绎传统题材,当代玉雕也有突破神话传说、宗教典故的取材范围,注入了大量现代生活的元素。天工奖作品中能依色施工,随料构图,创作来源于生活,提炼于生活,升华于生活,展示了当代多元化、人文化、个性化时代的审美观念和情感。


薄胎双耳瓶

当代玉雕工艺的突破

一件优秀的玉雕作品,好的题材和构思固然重要,但最终都要以琢制技巧来表达。中国古代玉雕工艺发展到清代,以其新颖奇特的造型和精雕细琢的制作令后人惊叹不已,并形成了北京、苏州、扬州几大风格的玉雕加工中心。而后民国直到解放前,由于客观原因,玉雕行业一度衰退,玉雕工艺无从谈起;解放后到80年代,玉雕行业逐渐复苏,但玉雕作品多为“复古”件,无内容上的创新可言,更谈不上发展。当代玉雕在继承传统玉雕工艺的基础上,互相借鉴各派的玉雕风格和其他门类的艺术元素以及表现手法,将各种玉雕技法结合,赋以新时代新的主题,创意无限,独创了颇具特色的当代玉雕风格。

中国玉雕工艺经过几千年的不断探索和发展,玉雕工艺也逐渐呈现了地域特点。当代玉雕统而观之可以分为南北两大流派,细说又可分为 “北派”、“扬派”、“海派”、“南派”四大流派,每一派都有自己的独特之处。从大处着眼,北派由于受到皇廷文化的影响,风格趋于端庄正统,古朴典雅,而南派风格则趋于细腻婉转。但和而不同,随着文化交流融合现象的愈演愈烈,玉雕工艺的南北交流和民族文化交流现象也越来越明显,各派在保持自己独特风格的基础上又借鉴他家之长,将各种风格融会贯通,于张扬中蕴含内敛,大气豪放中留存几分细腻婉约。同时,民族艺术,如书画、泥塑、石雕、牙雕、木雕、石窟造像等以及外来艺术中的写生、解剖、透视等也在当代玉雕作品中有了很好的运用,令作品更具品味和艺术魅力。一批新生力量的加入,让当代玉雕艺术更是活力四射,表现主义、超现实主义、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等当代艺术表现手法都被恰如其分的运用到了玉雕艺术中。各种玉雕技法的结合、不同抛光技艺的运用、夸张的造型、独到的创意……令当代玉雕焕不断地发出着新时代的气息。

玉雕作品在每一年的天工奖中都会有新的内容和思想,正如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玉石分会秘书长奥岩先生所说:“创意是天工奖的灵魂,是工艺的创新,也是思想的创新。在天工奖的获奖作品中,你决不只是看到唯美的作品,而是看到创意的力量,看到玉雕工艺在前进步伐中新的思想与思考。”在天工奖走过它七年的艰辛路程的同时,当代玉雕也有了长足的发展,思想性、艺术性和工艺性等方面都有了很大的提升。时至今日,天工奖已经基本实现了它的创办初衷——通过行业创新来示范、引导行业,已经成为了玉器行业的风向标。透过天工奖,我们看到不仅仅是一件玉雕作品,更是代表着当下玉雕的发展方向,玉雕艺术的主流和审美观念,以及每年都有所不同的创意。

结语

老子曰:“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下之始,有名万物之母”。玉器之美、之妙、之最高境界就在于以可道之言、可名之物、可像之形来表达自然界中的不可道、不可名、不可形的“道”。当代玉雕大师们在对各种玉料更深刻、更充分的理解、感悟、挖掘新意的基础上,将玉的原料美与玉雕技法工艺完美地结合,借助匠心独运的艺术手法,汇成虚实统一、情景交融的艺术形式,深刻表现了人与自然的和谐美。

天工奖的创立已让国人认识到了玉雕创作对玉文化传承的重要意义,认识到了创意对促进玉雕行业发展的重要。玉文化这一具有浓厚的中华民族特色的文化在当今多元化的时代背景下,也需要融入了时代精神,才能在现代生活中焕发生机。玉雕艺术不仅仅是中国的艺术,而且要成为世界的艺术,后者正是我们努力的方向。中国的玉雕艺术蕴藏着浓厚的民族气息,若要走向国际化,融入国际化的艺术元素,在优秀的外来艺术中吸取营养就势在必行。在东西文化的交流和碰撞中,玉雕大师们才能在差异中找到新的灵感,创造出更多能让普天之下民众共同欣赏的作品,让玉雕这朵中华灿烂文明的奇葩在世界艺术的花园里绽放奇光异彩,让更多的人体会到东方之美,领略到中华文化。

(责任编辑:Arthur)

【已有6位网友发表了评论,点击查看。】